当前位置: 乐白家手机娱乐 > 娱乐之星 > 正文

突然想起昨天独自去看了一部叫《念念》的电影

时间:2019-10-10 14:00来源:娱乐之星
       放一个血压低至五十四的人在路上开车也是件蛮刺激的危险的事,满眼汽车行人披着影子在天上飞。成功躲过一位差三公分就撞上的电动车大爷,扶着脑袋抱歉地听他骂骂咧

       放一个血压低至五十四的人在路上开车也是件蛮刺激的危险的事,满眼汽车行人披着影子在天上飞。成功躲过一位差三公分就撞上的电动车大爷,扶着脑袋抱歉地听他骂骂咧咧,突然想起临走前同事的告诫:“高低血压病人的不同在于,高血压的晕倒还能爬起来低血压可能再也爬不起来,你当心保重。”所以,我似乎离死亡又近了一步对不对?这让逐日感觉白发增多皮肤松弛性欲减退的我觉得欢喜。从小就读悲剧绝对是百害而无一益的事,我打心眼里羡慕悲剧女主角的逝而美丽,于是趁着大学可以随意支配时间和身体,肆意折腾这副粗壮的肥硕的空壳,直到形容枯槁,心悸了胃废了记性差了。每次深刻反思的时候,我都要怀疑一遍那个在两年级递给我《梦的衣裳》三年级递给我《红楼梦》四年级递给我《安娜卡列尼娜》的男人是不是亲爹。
   我轻飘飘的安全抵达会议中心,被守在门口的白衣男子狂吠着逼停:“没车位没车位里面没车位掉头回去车库地面找车位。”我看着楼底下的空位,不怀好意地思量他们最终目的大概是为了多收八块钱停车费。
   “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有毒的大容器,那些好人交替着做着最坏的事情。”我歪坐在会议室里的时候这样想。然后,神经开始胡乱搭线,想你在忙什么想GRIMM本季最后一集会演什么想作业交不了老板的脸色,完全没有将高高在上的“中国经济的昨天今天”听进一点半点。突然想起昨天独自去看了一部叫《念念》的电影,除了我之外,角落里原本还有对亲昵的情侣,可是未演过半,他们起身走了。于是,这成了我头一回阔气地包场看戏,必须提笔收录,提醒记忆。
   “这是一场沉重到叫我窒息,却处处散布着幸福甜蜜的电影。”散场之后,我编了这样一条前后矛盾的观感发了出去。张艾嘉很任性地用最淡漠的语气不急不缓地讲着故事,没有给强烈的戏剧冲突,没有给精彩的悬念铺陈,没有给漂亮的对白刺激,观众只需要坐在那里,安安静静的聆听。可是,这么聒噪的世界这么沉闷的天气,有多少人可能坚持两小时跟着导演在回忆、现实和偶尔穿插的时空越位里被折磨被撕扯被拉来拉去?可我偏偏就喜欢这样没逻辑欠条理絮絮叨叨的讲故事方式,因为我也经常这个样子。
   电影众多的空镜头异常美丽,各种变幻的海景把我拉回零八年的秋天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海,钟情于他在入夜时候发出的整耳欲聋的咆哮,痴迷于他的雄壮而有力。我眼见他用白天积聚的所有力气迅速愤怒地扑打,岸石流血似的溅起几人高的浪,像受了伤。
   我不由自主地把这幕电影同之前的《恨嫁家族》捆在一起,因为它们在不同时空用不同方式狠狠解剖了母女关系。在《恨嫁》里,那堆女儿是红衣母亲的束缚,摧毁了她的爱情;在《念念》里,那双儿女是远嫁母亲的桎梏,阻挡了她的幸福。《恨嫁》的母亲怀着恨和不甘心发狂发癫;《念念》的李心洁怀着爱和希望带女儿出逃,在她向往的大城市嫁人生育。但是,她自顾自追寻幸福的结果,却使儿女从年幼开始便承受打击,姊妹分离、孤苦伶仃的缺爱情绪竟是影响一生的。梁洛施在画纸上一笔笔刻抹的尖利声音,扎得我揪心。所以,李心洁的难产是因为报应吗?所以,我真的应该像现在这样不依不饶不管不顾的坚持做回自己吗?
   放映厅太大太空寂,强大的冷气吹得我头痛欲裂瑟瑟发抖。脱了鞋蜷在椅子里抱紧自己,把坚实温暖的臂膀怀念一百遍,心底想着:“若是你在,就好了。恩,若是你在……”

编辑:娱乐之星 本文来源:突然想起昨天独自去看了一部叫《念念》的电影

关键词: 乐百家lebet55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