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乐白家手机娱乐 > 历史家庭 > 正文

其中最为生动的记述有两段

时间:2019-08-29 08:11来源:历史家庭
问题: 捶胸顿足耶?以头抢地耶?还是吃瓜群众耶? 回答: 谢邀。 土木之变是明史一大要事。因此相关的历史记载不在少数。 土木之变的主角之一——明英宗朱祁镇画像 其中最为生

问题:捶胸顿足耶?以头抢地耶?还是吃瓜群众耶?

回答:

谢邀。

土木之变是明史一大要事。因此相关的历史记载不在少数。

图片 1

土木之变的主角之一——明英宗朱祁镇画像

其中最为生动的记述有两段:

一为《北使录》中关于土木惨败消息传到帝都的记载:

“是秋七月十六日,上躬率六军起行,往征虏罪,直至大同。命平乡伯领军与虏出战,败绩,回至宣府。八月十三日,过鸡鸣山,遇寇,命成国公朱勇出战,亦败绩。十五日,至土木。也先人马四周,大战,大军倒戈,自相蹂践;虏寇大肆杀戮,邀留上驾。十六日,遣报飞至,奔溃回京者,皆残伤裸体。京师恐怖。”

图片 2

[明] 于谦 画像

二为《明史 于谦传》,记录了土木惨败,英宗北狩,举国无首之时,朝廷的反映。

“及驾陷土木,京师大震,众莫知所为。郕王监国,命群世议战守。侍讲徐珵言星象有变,当南迁。谦厉声曰:‘言南迁者,可斩也。京师天下根本,一动则大事去矣,独不见宋南渡事乎!’王是其言,守议乃定。时京师劲甲精骑皆陷没,所余疲卒不及十万,人心震恐,上下无固志。谦请王檄取两京、河南备操军,山东及南京沿海备倭军,江北及北京诸府运粮军,亟赴京师,以次经画部署,人心稍安。”

土木堡一役,二十余万大军被围歼,御驾亲征的皇帝被俘,这个消息首先经由“残伤裸体”的“奔溃回京者”传到当时的帝都北京,造成的影响首先是“京师大震,众莫知所为”,紧接着是《明史》中所记载的,“京师恐怖”、“人心汹惧”、“京师戒严,朝士多遣家南徙”。

这一场大溃败后,也先大军随时可能深入大明腹地,最先受到攻击的就是大明的京师,且不说慌慌小民急欲南徙,当时朝廷中就有人“言星象有变,当南迁”。

在距离京师近四百里远的边防重镇宣化,同样是人心慌慌。《明史》记载:“土木之变,人情汹惧,有议弃宣府城者,官吏军民纷然争出。亨信(时巡抚宣府罗亨信)仗剑坐城下,令曰:“出城者斩!”又誓诸将为朝廷死守,人心始定。”

除了对京师的影响外,土木之变对明与蒙古交界的边境地带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。《明史》记载:“英宗陷于土木。景帝即位,十余年间,边患日多,索来、毛里孩、阿罗出之属,相继入犯,无宁岁。”

综上所述,土木之变对处于国势上升期的明朝而言,是一次重大的打击。而明朝基于其国力与人心,最终取得北京保卫战的胜利,度过危机,免于靖康之辙。至于土木之变对民间的影响,应当对京师和边境交战区域有直接的关系,也正如上文史料所示。而对于明朝其他大多数地区都是间接的影响。此外,限于学力浅陋,目前还没有发现有关于文学界的描述,也期待有新的资料或观点的补充。

回答:

明朝民间对“土木之变”的直接反应,是将此前朝野发生的各种不祥征兆与此之相联系。例如,《万历野获篇》之“正统土木咎征”一节就记载了“土木之变”发生前的一些诡异现象,包括:

正统十三年戊辰,京师盛唱“妻上夫坟曲”,妇女童幼俱习之,其声凄惋,静夜听之,疑身在墟墓间。次年八月,车驾陷于土木,将士死沙漠者数十万人,都下禁军嫠妇,祭望哀号,声彻原野,则此曲实应之。

“土木之变”发生的前一年,京城突然流行起《妻上夫坟》的小曲子,声音极其凄厉。根据清人樊彬《燕都杂咏》记载,“英宗京师中忽唱《寡妇上坟》曲”,《寡妇上坟》即为《妻上夫坟》,也就是后世民间流行的《小寡妇上坟》的小调。“土木之变”发生后,明朝死伤数十万将士,这些将士的妻子均沦为嫠妇,遥祭亡夫之时,哀嚎遍野,故此曲也就被视作不祥之兆。

图片 3

其年三月,进士传胪,适状元彭时以假寐不至,殿廷相顾疑骇,谓龙首忽失,是何祥也?未几而龙驭不返,人间遂有丧元之说。以及小民所传雨地城隍土地诸谣谶种种,无一不验。

同样是正统十三年(1448年),新科状元彭时因为贪睡,未能准时参加进士传胪的仪式,当时的殿廷诸臣相顾错愕道:“龙首忽失。” 状元俗谓之“龙首”,这句话也就成为英宗被瓦剌俘虏的先兆。当时民间还流行着雨地城隍土地等谣谶,“雨地”是“予弟”的谐音,影射英宗被俘后,皇帝之位由景泰帝继承之事。

除此以外,不少官员、文人还将“土木之变”的发生与正统十四年(1449年)的改历联系起来,认为历法的改变影响了明朝运数,将事件矛头指向钦天监。以上都是明朝民间对土木之变的反应。

回答:

明英宗朱祁镇因土木堡之变被俘,要说当时朝廷和民间具体是什么反应,肯定无法考证了,即使有记载,谁又能保证是准确无误的。大概也只能通过之后朝廷的反应和历史走向进行判断了。

首先收到消息的肯定是京城百官而不是百姓,那么百官的反应是什么呢?我想肯定不是慌乱,因为官做到那个高度,城府还是有的,而且皇帝亲征,一般为了防止意外会留下一套备用措施的,例如任命皇室成员监国,也就是相当于储君了,唯一问题是皇帝没死,是被俘了,所以可能最为尴尬的反而是这个监国朱祁钰了。

而且朱祁镇被俘之后,最大的问题是也先用皇帝为钥匙,大军杀奔京城来了,而此时京城防卫力量极弱,且皇帝被俘的消息传来后,加上群龙无首,军队的战斗力可想而知。于是,在于谦等大臣的建议下,奏请皇太后,请立郕王朱祁钰为帝(毕竟太子朱见深才2岁,这个时候登基帮助不大),是为明景帝,奉朱祁镇为太上皇。

之后明景帝令于谦全权负责北京保卫战,在调集山东、河南等地军队入京勤王的情况下,最终打败了也先的军队。

其实回顾整个事件,前后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,民间消息之后,尤其是距离京城较远的地区,估计当官的都还没收到消息,也先就又战败了。从全国来看,造成的动荡应该不算太大。

这次造成的影响才是真的要命,且不说后来英宗还朝,新帝旧帝之争造成的朝政混乱,而且直接造成了军队断层。要知道此时距离明朝建国还不足百年,军队战斗力还比较强,尤其皇帝出征抽调的又尽是京师和边军精锐,护驾的又个个是能征善战的大将,一仗下来全没了,这才是最恐怖的。

编辑:历史家庭 本文来源:其中最为生动的记述有两段

关键词: 朱祁镇 明英宗 文学界 被俘